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迟竹强的博客

中国智库发起人,竹强经济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祖籍:烟台招远,80后,国家发改委中投委新能源投资促进中心副主任,中国智库发起人,人大财经论坛专家、多家媒体财经评论员

网易考拉推荐

中国产业发展的误区  

2013-07-18 08:10:0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现在社会上关于工业的看法,和政府关于产业发展的规划中视乎似乎有些误区。发展可持续,低碳环保节能与工业发展并没有对立,两者是在协调中行进的。

  现在民众认为工业就是污染,蔑视中国技术,蔑视技术人员,事实上是由于民众缺乏技术。大部分民众都没有值得称道的高级技术,这个有民众自己的原因,也有社会的原因。中国的技术是比不上欧美,但是并不代表它没有价值,事实上很多高技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没有办法推广,没办法被应用,没有办法推动经济,没有办法创造就业岗位,甚至很多现成的应用技术无法推广,无法改变生活,白白浪费光阴。

  原因之一,我们的高等教育走了歪路,没有给社会提供足够多的高技术人才。我们现在不缺“大学生”“白领”和“管理层”,缺的是工程师,产业工人(不是农民工)和技术人员,使得很多产业无人继承,无人推广,更无人创新。很多老板都喜欢快钱,普遍意义上的高技术大多是薄利而艰辛的,自然无人理睬。而国家先不说贪腐,大干快上的观念和对于“高等教育”(高等教育不仅是“论文”及“研究”,还有技术的应用推广和教育传承,你看看现在的教授是教育的多还是搞论文的多)的误读,责任很大。

   第二个原因在于民众,在于我们蔑视技术(讽刺的是同样是我们也在抱怨中国没有技术),甚至于技术人员自己也蔑视技术而想转做管理或经商。我们现在觉得就业难,竞争大,是因为大家都去竞争管理,销售等一些“白领”工作(说句不好听的销售,行政和经商是人都能干,不用人教自己也能摸索,只不过人与人程度不同罢了)技术和操作工作反而十分缺乏人才。除了千军万马挤独木桥这个因素之外,技术和操作工作的薪酬较低,以及职业前景差也是原因(投入少,福利低,升值升薪无望)。

   我们国家现在人们就业理想总结起来,无非就是"从商”“从政”两条,无论你是销售还是办公室白领,无论是小个体还是大公司,无论是事业单位还是公务员,就围绕两个字“商,政”。

   要知道我们是一个发展中国家,更重要的是一个被称为世界工厂的发展中国家,哪里来这么多服务业或者说“白领”工作,最多的还是制造与技术职位,而现在我们因为缺乏产业工人(大多都是农民工)使得技术升级成为空谈,有“高级技术”也无法推广普及。而蓝领职位的薪酬低,不仅阻碍了技术升级也阻碍了人才流向技术与操作领域,最重要的是阻碍了农村城市化的进程。

   比如问你一个问题,是工厂能吸纳就业呢还是办公室写字楼呢?答案很明显,现在社会上有个误解,制造业就意味着污染,工厂就意味着污染,但是工厂也有很多种啊,不是所有的工厂都是黑烟滚滚的。另外你要说发展服务业第三产业来解决就业发展经济,在中国现在这样的消费力水平下,在7亿农民还在田里站着的情况下,你服务业哪来的市场,那来的职位。现在大量的底层人民缺乏安全感除了社会保障和收入低外,很重要的就是没有安身立命的“一技之长”,没有能挺起腰杆的能力,(人的社会价值就是你对他人有“价值”),不是靠苦力就是靠“可怜的关系”或者说卖个面子,事实上即使是我们社会中高层,有几个是靠的是技能和职业能力呢,尤其是行政和销售领域“买面子”,“搞关系”一直都是这个领域的中心。

   为什么我们活的这么憋屈呢,是因为我们是靠“卖面子”,“搞关系”,“赔笑”来维持生活。为什么会这样?这是因为我们缺乏一技之长。为什么会缺乏呢,因为我们蔑视技术,我们把“能力”的范围限制在了一个极小的领域,这是千年以来中国的"传统”,这样一个狭隘的领域决定了千军万马过独木桥,结果就是极少数人的胜利和大多数人的悲剧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18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